污染災區 亞洲居榜首

原文:http://www.news.com/8301-10784_3-9777086-7.html?part=rss&subj=news&tag=2547-1_3-0-5
BY  Stefanie Olsen

上週三一個環保組織(blacksmith institute)發布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地區,亞洲地區居於榜首。

美國環保組織Blacksmith Institute早前與瑞士Green Cross合作編列2007年表,內容指出十個全球污染最嚴重地區名單中列出七個國家,位於亞洲地區的包括中國臨汾和天津、印度蘇金達(Sukinda)和瓦皮(Vapi)健康受影響的人數約為1200萬人。

天津是個工業城市,工業產量佔全國五成以上;Blacksmith指出其污染量亦多於全國的一半。在印度瓦皮,超過50個工業體排放滅蟲劑與重金屬,污染當地地下水。

俄羅斯的捷爾任斯克(Dzerzhinsk)和諾里爾斯克(Norilsk)同樣榜上有名。捷爾任斯克是前蘇聯在冷戰時期製造化學武器的地方;而諾里爾斯克就是前西伯利亞的奴隸營,是鎳及金屬礦場。

同樣位居十名之內的蘇姆蓋特(Sumgayit)和阿塞拜疆(Azerbaijan)亦是前蘇聯的毒性重災區,重金屬工業污染物嚴重。Blacksmith指出蘇姆蓋特的癌症指數比國家平均指數高22%至51%。

在非洲,卡布韋(Kabwe)和贊比亞(Zambia)亦因為長期以來採礦過度而嚴重受污染。秘魯的拉奧羅亞(La Oroya)同樣榜上有名,其最大的污染源頭來自重金屬採礦及處理活動。

當然,名單中絕不少得烏克蘭的切爾諾貝利(Chernobyl),自1986年核子洩漏後遺下的輻射至今仍難以估計。

Blacksmith指出,這個第二年編列的名單是根據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、哈佛大學、紐約西奈山醫院等多個組織的專家所編製。Blacksmith根據污染量的範圍、毒性及受影響人數為比較各地的污染程度的因素。

Advertisements

環保一步

環保署調查發現,超過六成市民支持開徵膠袋環保費。
近八成人表示,若果一個膠袋要收五角,會減少使用。
環保署在五月建議開徵膠袋環保費,每個收五角,分階段先在大型超市、便利店等二千家零售店實施。
環保署在兩個月內訪問了一千一百人,近九成人認為,日常生活上有減用膠袋的空間;
八成四人支持污染者自付原則,超過六成人支持開徵膠袋環保費。
七成六人認為,收五角或以上才有效。
近八成人認為,若果每個膠袋收五角環保費,會減少用膠袋。八成四人同意分階段實施。
環保署表示,市民廣泛支持環保徵費,重申徵費是要減少濫用膠袋,
現正草擬《產品環保責任條例草案》,下個立法年度提交給立法會,期望明年底實施。

激進環保意識

Extreme Green Guerrillas

極端綠色游擊隊


原文:http://www.myportfolio.me.uk/EGGs.htm

Michiko Nitta:「我們被迫每日面對現實,環境污染比專家所估量的更要嚴重。各國政府都以全球暖化為大前提,不少壓力催促各國領袖加快腳步。例如廢物回收再造、管制二氧化碳排放量,以及為期十年的環境改善運動。可是這些措施是否足以改善環境?算救得到地球?何謂環保生活?我們生於最嚴重的氣候災難發生之際,又可以如何循行綠色生活?」

也許於你而言這不是一個理由。
然而對於環境嚴重惡化的憂患意識,足以促使他們行動激進。
你可以視之為就如激進伊教徒憎恨美國的決心一樣。

「這是一個網絡,當中的人以縮短自己的壽命來實行終極綠色生活。以極端的手法推行環保,同時利用垃圾及生物系統來享受頹殘的生活品質,當中包括以科技來發展終極環保方法。」

 

極端綠色游擊隊(E.G.G)反對以互聯網或手提電話通訊,因為使用這些通訊方法就是受大企業所牽制;他們亦反對使用傳統的郵寄方式,因為這樣留下CO2的腳印。他們賴以通訊的方法,就是利用動物送信。E.G.G.觀察動物遷徙系統,利用其送信至世界各地。他們在動身物身上裝上RFID tag,藉以傳遞數碼訊息。

 

你會吃有機食物,選購free range eggs來提倡雞隻快樂生活。

 

可是E.G.G.認為這一切都是現代社會對健康與綠色生活的誤解。進食有益食物,並不代表地球會因而健康,所以E.G.G.以社區的既有資源來製造食物。他們改良了都市的寄生蟲(鴿鼠之類),創製更可食用的美食,就如叫”Piguail”的動物 — 鴿子(寄人籬下)+鵪鶉(美食)的混種。

 

終 歸 極 樂
The Earth is too crowded .

地球擁擠,難以支撐下去。盡早死亡就是E.G.G.的終極方針。

當隊員年滿20會舉行成人禮,禮上就會被釘上一隻內含能弛緩肌肉及致命的安樂死耳環,永遠也脫不去。年至40歲,藥力就會發揮,讓其安然魂歸天國。

http://environment.independent.co.uk/lifestyle/article2214854.ece

聖保羅 無污之城

掙脫視覺污染

Adbusters #73
By David Evan Harris

From Crayonville.com

(Photo from Crayonville.com)

2007年,全球第四大的都市及巴西最主要的城市聖保羅(São Paulo )激進且徹底的禁制室外廣告,開創全球非共產主義城市的先例。聖保羅是巴西最多廣告的地方,另一方面亦頓頓亂黨暴力事件及貧情嚴重。聖保羅推行的”Lei Cidade Limp”或稱清潔城市法例(Clean City Law)是突破性的成功,都是有賴保守派的市長Gilberto Kassab的果斷決心。

作為政策推行的背後動力的Gilberto Kassab,憑著中堅份子當中的主要盟會的協助,鎮壓廣告界的反抗。Gilberto在多個場合中,亦表明自己無意針對廣告業,而是針對其過份的泛濫。他解釋道:「打擊 水源、噪音以及視覺污染等污染,清潔城市法例是勢在必行的。我們最終決議,認為要從最顯著的污染入手 — 視覺污染。」

政策實施之後,廣告牌、室外熒幕及巴士廣告都截然消失,甚至連在公眾地方派發單張都是違法,而店面招牌的大小亦受新執行的嚴規大幅縮小。為讓聖保羅掙脫這些不良污染,罰款亦已超過八百萬元。

 這場激鬥中最傷亡慘重的輸家就是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。集團在最近才進行巴西市場,正在尋求協助及爭取在聖保羅的廣告牌市場佔大席位。在禁令生效前數星期,Clear Channel進行反制活動,不顧一切大舉口號支持室外廣告:”在所有廣告牌上即將有新戲上演 — 甚麼廣告牌? 室外媒體是一種文化。”(There’s a new movie on all the billboards — what billboards? Outdoor media is culture.”,可是並沒得到大眾的共鳴。

 商界循法律途徑作出挑戰,以致滿城廣告牌仍然保留。可是,城中15,000個廣告牌已經被拆除,場面猶如遍地帳篷的戰後沙場,到處都是被拆下一半的廣告框,以及被草草塗抹的店面招牌。這樣的清洗行動會否在其他城市上演,仍然不得而知;可是這個行動在聖保羅相當成功:調查顯示措施在民間大受歡迎,逾七成市民表示同意。

 物質主義、消費主義、持續的黑黨暴力繼續污染聖保羅這個城市,這些人間戲劇至少已開始展面,爭取更佳的都市佈景。

WE LOVE WATER

一直以來都覺得香港無味.
事事因循且日日生活於一定的框架內.
手不要亂碰. 腳步不要亂跨.
否則在700萬人這個擠迫森林中惹來絲毫目光.
你就有病.

我們沒有甚麼大理想。
只知要努力望向上,然後燃燒青春想怎樣就怎樣。
事過境遷目光總不會受多年近視所影響. 比肉眼看得更遠。
可是看到的未必是好風景好心情,只係比起吃喝玩樂更應該知道的事.
可別以為與你無干.